在故事的一开始,就有人跳进了自己画下的圈,再也没能跳出禁锢。 今年5月份,宁奇看着铺天盖地的小米赴港上市的报道,常常会陷入遐想:如果没有离开的话?不过作为早早上车,又早早下车的人,宁奇知道自己为了一份更稳定、更多承诺的工作放弃了一次冒险,如今他需要的不是后悔,而是在别的成功中找回自信。 当小米创始人雷军写道:“当您打开这篇文章时,看到的不仅仅是一家风华正茂、勃勃向上的公司,更是一份由勇气和信任所支撑的新商业蓝图……2010年4月成立小米时,我和我的合伙人们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:做一款让我们自己喜欢、觉得够酷的智能手机。”他想到的应该不是那些难以忍受“长期不赚钱的寂寞”而率先离去的人。 作为一个手机发烧友,雷军创建小米的时候,肯定不会料到八年后的今天,人们津津乐道的不仅是小米手机,还有小米智能家居。但是他跳出了自己的“温柔沼泽”,靠着一颗发烧的心和队友们的支持走到了港交所的大门前。 在生活的车辙和内心的火焰之间,不是谁都有勇气去跳一跳的。雷军义无反顾地创业去了,但有的人却劈柴喂马回归了生活——不同的人对最重要的事情定义不同。如果你只有一辈子,却想要两辈子的生活,就难免忘记留在路上的许诺。 五年前的冯伟,最喜欢的是乔布斯,如果在当时你问他“会不会在创业上升期卖掉公司”,他肯定会diss你一句:“脑子进了水”。彼时的他年至而立,正行走在互联网创业的风口上,向往的是激烈拼杀的刀光剑影,惧怕的是心有不甘的未知迷途。 但五年后的今天,面对知名投资公司发出的收购邀请,他把心一横,送走了内心那个仗剑少年。冯伟卖掉了公司,把在创业期一直担心他的女朋友变成了夫人,从夜以继日的虚耗和拼搏起来“不知妻美”的老板,变成为了一名自由投资人。 求婚成功后,他买下了一套200多平方米的两层别墅,跟妻子过起了“有钱有闲”的日子,把以前加班、路演、跑项目、见投资人的时间腾空了,重新拾起收藏跑车模型的爱好。 生活需要花费时间装扮,就像当初创业需要独断一样。 为了满足自己的小爱好,冯伟着实花了一番心思。他在70多平方米的地下会客厅里做了一面高达7.8米的跑车模型收藏架,上面摆满了保时捷、法拉利、奔驰宝马等高端品牌的跑车模型,甚至像红酒窖那样安装了恒温恒湿系统。 “我没有成为下一个马云的野心,不如跳出创业圈,选择一条更平坦的路,多陪陪老婆嘛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冯伟正坐在地下室的收藏架前,隔着明澈透亮的天井,跟楼上准备茶点的妻子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 每个人的不同,最大的差异就在对重要事情的定义不同,有人重情,有人重义,有人想要身家千亿,我们都是在不断探索中定义它们,发现自我,成为自己。 孙嘉自己也没想过,在实现成为独立音乐制作人的梦想后,他同时还变成了一名“居家煮夫”。 “小时候爸妈怕我危险,从不让我进厨房。“出身音乐世家的孙嘉因为家教很严,小时候没少吃苦头,”后来我一个人在伯克利留学,才迷上了做饭,而且特别喜欢做给朋友们吃”。心思活络的孙嘉不仅发现了自己烹饪的爱好,还通过这个技能迅速网罗了一大圈“饭友”。 “很多做音乐的朋友们都不喜欢出入餐厅,知道我做饭好吃,经常会来找我蹭饭,一周能有三四次有朋友过来”。孙嘉已经回国两三年了,现在的他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,每天除了做音乐,一半的时间都拿来钻研料理了。 音乐是和陌生人之间的彼此成就,而烹饪则是朋友之间的私密碰撞。 孙嘉有着双面自我,既是独立音乐制作人,又是“居家煮夫”,因此他需要一个能足够“膨胀”的空间,他的家地上两层是私人套房,地下一层是中西分明的烹饪空间,地下二层放的都是他搜集来的各式乐器。 只要有空,孙嘉就会叫上十几个朋友来家里开派对。会做饭的就去打下手,几个人在25平方米的中西厨空间做“满汉全席”;不会做的直接就到楼下乐器室,随意挑选喜欢的乐器,来一场音乐battle。 楼下演奏的乐声与楼上食物的香气通过明亮通透的天井相互缠绕着,“你能感觉音符是在每个人的味蕾上跳动的!”孙嘉说他经常能从美食和音乐的碰撞中抓住创作灵感。 你以为的浪费时间,也许正是别人的自我成全。当你看中了另一条路的风景,放下并不意味着结束,而是又一个开始。 “我可以为家庭放下工作,但我不能放弃享受生活的权利。”这句话来自一个90后全职妈妈王露。 从互联网公司品牌主管到全职家庭主妇,王露早就做好了为孩子牺牲工作的准备,“离开职场肯定有不舍,但陪伴宝宝成长的机会不能错过”。 自从宝宝出生,王露一家三口就搬进了200多平的别墅里,大到每间屋子的装修设计,小到冰箱贴纸、抽屉收纳、盆栽装饰,都是王露一手安排。“生活不只是有柴米油盐酱醋茶,还少不了花草油画这些美好事物的点缀”,每次王露新买的生活小物,放到业主群里都会得到众多妈妈们的欣赏。 “经常会有人来问我一些插花、茶道的知识,索性我就把大家都聚起来热闹热闹。”王露把聚会的地点定在了自家别墅自带的130多平方米的院子里,迈进院门,于花草相映中,品茗赏花,分享生活。 现在宝宝一岁多了,王露在照顾孩子之余,每周都会办两三场“美学沙龙”,从插花到茶道,从收纳到烹饪,还有珠宝鉴赏、书画临摹,凡是有关生活美学的技艺都可以是“美学沙龙”的主题。“放下工作并不意味着失去自我,只要心中独立,生活也可以是事业。” 生活本身从来都不比事业简单,投入生活也相对更难。 赋予生活多种可能的,不是一次转型,不是一次取舍,而是突破传统的禁锢,重新定义它,找到你最接近内心的那个可能,然后勇敢一跳,投入地成全自己。不同的家里上演着不同的故事,不同的四壁能成全不同的生活,当你选择了一件事作为你最重要而为之奋斗的目标,是一个开始;当你选择了一套房子,它不同的设计就将和你的生活交织、形影不离,又彼此影响,满足或者限制你的某种爱好、习惯。棠颂·璟庐是一种生活,它突破传统别墅限制,重新定义纯正双层别墅,拥有通高7.8米的地下两层,大开间格局,15米距离无梁无柱,以全新尺度空间设计改写传统的别墅生活,给你另一个开始。 在寸土寸金的北京,容积率仅为0.47的棠颂·璟庐带来的不仅有延展多变的地下空间,更是将大面宽短进深发挥到极致。整个户型面宽10米9,进深8米3,阳光与景观最大限度融入三个全南向套房。更难得的是,即使是有四重采光天井环绕,80-130平方米的全南阔景院落依然格局方正,保持纯粹。有天有地,有院有景,真正呈现了中式庭院别墅的轩敞惬意。 当你懂得了什么是最重要的,你也就懂得了自己。当你想立一方天地,藏一世风华,首开、住总联合至臻礼献棠颂·璟庐在等你。